Follow me by Email

Sunday, April 6, 2014

欧洲空置房的耻辱

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欧洲目前约有1100万座空置房,它们能够安置的人口数差不多是欧洲大陆流浪人口总数的三倍。在西班牙分布有340万座度假屋,法国和意大利各有200多万,德国180万,还有700,000座在英国。再加上分布在葡萄牙、爱尔兰、希腊和其他国家较少数量的空置房,我们就能得到这个庞大的数字。欧洲预计共有410万人无家可归——四百多万人经常流落街头,或是短暂而不稳定栖身于住宅和临时收容所中。



当然,空置房和流浪人口并不是完美的组合。许多空置房从未有人居住过,因为它们建成于导致市场崩溃的金融危机之前,要么是度假屋,要么就修在遥远的城市远郊。因此,它们从一开始就处于空置的状态,摇摇欲坠,在许多情况下,甚至都没有恰当的用水和电力供应。另外,流浪人口分布在数十个欧洲国家,而这些房产本身却主要集中在最大最富裕的五个国家境内。不过,许多这类房屋的购买者都是在外地主,他们将其视为投资,认为在等待房价上涨期间,让房屋空置更为合适(以此避免处理维修、租赁法、收取租金等问题),以便日后将其出售,赚取利润。

这是明白无误的公开牟利行为,空置房和流落街头的人并存,是对社会应优先处理的事项的尖锐评论。各国政府不但没有通过寻找使用这些房屋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而是让问题变得更难解决。以英国为例,当前政府通过了反占屋法,据称,该项法律旨在阻止“反政府主义者”和东欧移民在屋主外出度假期间占用他人房屋。实际上,类似这样的情况从未发生,当然,此项法律也阻止了无家可归的人占用被业主空置数月或数年的建筑——在以前,要在此类房产中居住数周,直到法院令其搬出是完全有可能的;而现在,这变成了一种犯罪行为,警察可以立即将他们驱赶出去。

正是透过这类法律,我们才能清楚地看到,人们是如何利用“私有财产”这一思想体系来确保穷人永远贫穷,富人持续富裕的。只有成功的人才能拥有土地和住宅;而同时拥有数套房屋,并让大部分住宅处于空置状态,等待市场回暖,就只能是富人们才能实现的事情了。然而,任何试图改变这种状态的努力都会遭遇“私有财产”的呐喊!随后,穷人和中产阶级就会想“这是对的,我以后也不愿意任何人来拿走我的财产”。但是,他们却忘了在一个拥有一套小小的住宅、一辆车和一台电视机,与一个拥有数套这类财产的在外地主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是时候让政府开始将房屋视作基本资源,确保人人有权使用这种资源了——就像水或食物一样。各国政府都应制定政策,鼓励屋主以合理的价格出租空置房(借助于细致而灵敏的物业税法规和系列租赁控制,也很容易实现管理)。在那时,我们就能利用这些空置房来帮助人们重新振作,维持自己的生活,最终,我们的政府将不再只是为资本主义谋利的机构,而将变成代表全体人民最佳利益的组织。


从英文版翻而来
原文于 313, http://annie65j.blogspot.com/2014/03/the-shame-of-europes-empty-houses.html

人无家可归, 临时收容所中, 空置房和, 流浪人口并不, 金融危机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