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by Email

Thursday, May 22, 2014

教育、经济,还是剥削?


纽约时报》最近报导了英国大学正面临的大问题——多年来,学生人数首次出现了下降。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并不在英国的本国学生,他们仍然用9000英镑的贷款支付着每年的学费,人们也反复向他们强调要找到工作,就需要获得文凭(然后他们会在毕业时,发现不管怎样也没有工作机会)。造成学生减少的原因更多在外国学生身上,他们开始摈弃英国的教育体系,这在大部分学生都是外国人的一年制硕士学位课程方面尤其明显。


这让英国的大学非常担忧,因为这些外国留学生为进入英国学校所支付的费用,要比本国学生高得多。当然,这可能就是最直接的问题所在了——对外国留学生来说,需要支付的学费本来已经高出许多,而自从英国政府取消大学收费上限之后,外国留学生的学费在过去五年又出现了快速增长。虽然对英国本国学生而言,情况正在变遭,但请不要忘记,来自英联邦和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外国留学生,长期以来都充当着受英国大学体系剥削的摇钱树——他们需要为不完整且没有充足资金的课程支付昂贵的费用,以换取留学英国魅力,他们甚至不能和英国学生一样,享受学生贷款制度提供的安全保障。

不管是对英国本国学生还是外国留学生来说,最近出现的学费上涨都是新自由主义项目的一部分,意在将教育纳入资本主义经济体系,而在某种程度上,教育曾成功地抵御过这种体系的入侵。如今,英国(及其他国家)的教育被人们当做一种产业,而不是对知识的追求——人们会为专注于有利可图的主题的院系注入资金(商业、化学、物理等),而其他院系则被视为在现代社会中毫无用处,因此面临着大幅资金被削减(英语、历史、哲学等)。同时,学生们也形成了这样的看法,他们将大学视为只有有钱人或愿意承担债务的人才能进行投资结果,他们的期望也发生了改变——每个讲师都有许多故事,讲诉那些无论提交什么都希望获得高分的学生,他们会因为我们付钱了

纽约时报》避而未谈的是,可能有越来越多的外国留学生意识到了,只有在那些经济学公式中,英国的大学才会看到他们的重要性。他们的希望、梦想和将来什么都不是——大学只把他们看成是资产负债表中有用的数字,只有在他们如此有规律地从负债表中消失的时候,他们才能得到关注。在下降的学生人数中,我希望至少有部分是因为意识到了如今的英国教育体系只是一个产业,而它的基础就是对学生的剥削(另外,在许多情况下,还有他们领取微薄薪水的教授和讲师)。

是时候改变大学体系了,希望学生人数的减少会是改变的第一步。我们需要鼓励单纯为了学习的乐趣而学习的人,而停止计算每件事的经济效益,也不要让学生认为世界就是自己和其他人无止尽的竞争。此外,我们还需要帮助世界各地的穷人,让他们能进入大学,充实自己,实现他们自己的目标——而不只是为了填满大学的银行账户。


从英文版翻而来。原文于 428, http://annie65j.blogspot.com/2014/04/education-economics-or-exploitation.html

[ 纽约时报, 英国大学, 贷款支付着每年的学费, 英国的教育体系,The New York Times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