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by Email

Wednesday, July 2, 2014

语言的生与死

在所有与人类息息相关的事物之中,语言可能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比政治、种族,甚至金钱都重要得多。语言很可能是人类文化中与生俱来的部分:它让我们有别于动物,也让我们与众不同,并帮助我们在特定的地方形成了具体的社区。任何一个曾在其他国家,拼命想在附近找到一个能用英语为自己说明某事的人都将明白,在这种时候,当我们不能和他人交谈的时候,我们感到自己是多么不同被排斥。语言是我们传达感情和积极、消极情绪的方式;也是我们表达特定信仰和自己文化的工具。


正因如此,当听说在我们全球化的现代社会中,语言的数量正在缩减,才如此令人悲伤。据估计,全球现存6,0007,000种语言,到2100年,多达90%的语言都可能会消失。其中,许多语言的使用人数仅为10,000人或更少,随着老人去世,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迫使用世界的主要语言之一,以方便沟通和参与到全球经济中来,这些使用人数更少的语言的详细信息正在消亡。

我们可能会认为这并不重要——在一个拥有70亿人口的星球上,只有10,000人使用的语言,也许并不是那么至关重要?减少语言数量可能还是件好事儿呢,这样我们就更容易相互理解了。让我们想一想圣经故事巴别塔吧——显然,以前所有人都使用同一种语言,直到上帝担心我们在试图修建上天的高塔,并决定让每个人都使用不同的语言,以此迷惑我们,让我们互相为敌。如果我们这样想,再次使用同一种世界性的语言,也就更有利于我们相互合作,了解自己的同胞。

但是,我有不同的看法。每一种语言,即使只有极少数人在使用它,也是人们表达文化和情感的独一无二的方法。每一种语言都说明了各个群体看待世界的方式略有不同——想想那著名的故事吧,住在加拿大北部的因纽特人有40个不同的词汇来描述各种各样的雪(以及不那么出名的事实,英国人也有几乎同样多的词汇来表达各种降雨……)。保护它们,理解它们,有助于我们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同时也能帮助我们开阔思维。

即使语言只有些微改变,也能表达人类社会的文化多样性,虽然这一点正被现代社会逐渐吞噬。想想日前因俄语和乌克兰语的差别而达成的大宗交易吧,当乌克兰在官方场合暂时禁用俄语之后,俄语使用者即试图脱离乌克兰。作为一个局外人,这两种语言几乎完全一样——对身处俄语或乌克兰语文化的人来说,其中的差异却是巨大且重要的,因为这涉及到了他们所属的群体和社区。

如今,所有人都是残酷的资本主义社会秩序的一部分,伴随着单调的文化和经历。这让我们在很多方面受益,让我们拥有了更舒适的生活。但是,数千年以来,传统的生活方式也让人类获益良多,如果能至少保留小部分这类传统,不失为一件好事,同时,也有助于人数较少、较贫穷的社区保持与众不同,并为自己的身份自豪。语言就是这样的传统,这是身份的载体,在还来得及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地保护不同的对话、书写和理解社会的方式。



[ 语言的生与死, 全球化的现代社会, 全球经济中来, 巴别塔, 残酷的资本主义社会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